主页 > 跟踪服务 > 家政服务员故事 >
  • 海淀店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安贞店
  • 广外店

【家政服务员故事】我的成长与思考(一)

来源:北京富平家政服务中心 作者:富平家政 发表于:2012-10-23 16:33  点击:
甘肃女孩离开家乡去做义工。让她了解了NGO 的运转,没有基金会的支持,项目就可能随时中断,做公益事业光有热情是不够的,只有自己具备一定能力,才能真正帮助别人。
 
 
                         被访者:富平ca88亚洲城注册学校78B 期家政服务员陈飞扬 (甘肃白银)
 
                         采访者:尹小宇                                                         写作日期:2012年9月
 
离家出走做义工“自己有能力,才能帮到别人”
 
 
干旱!
 
谈到自己的家乡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腰水村,陈飞扬反复使用着这个词。
 
一个靠农业支撑的村子,“不过比起会宁县还是要好些,因为离着黄河比较近,还能取水灌溉。”陈飞扬在家里排行老二,一个哥哥,三个妹妹,父亲常年在外面打工,母亲在家种地。
  
1999 年,陈飞扬初中毕业,在家呆了两三年后,跟着父亲到白银市的一个煤矿去打工,“家里孩子多,不可能都有学上。”提到读书,陈飞扬非常兴奋,因为农村条件的限制,能接触到的书籍特别少,小时候能借到个课外读物,简直如获珍宝。初中能接触到的大部分是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差不多初中时都看遍了。文学名著那时能借阅到的有限,后来工作后才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书籍。
  
在煤矿,父亲做电工、焊工,她是绞车工。绞车是一种靠电带动钢丝绳拉动矿车的运煤机器,矿工在井下采好的煤,通过这个机器运输到地面上。上下班时间这个机器也运送矿工进出矿井。煤矿的情况有点像《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那样生活,唯一不同的是陈飞扬不用像矿工一样下井。
  
烦!
  
煤矿在山里,荒凉,与外面隔绝地厉害,陈飞扬待不下去了。
  
偶然间,她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到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做义工的消息。
  
(此图片与文章无关)
(此图片与文章无关)
 
给家里留了封信就走了,信里大概讲了一下去哪里,做什么,到了会跟家里联系之类的话,“算是离家出走吧。”那是陈飞扬第一次离家那么远,三四天的汽车路程,到达若尔盖的辖曼乡,“纯藏区,去之前还以为是汉藏混居的呢。”烧牛粪,煮饭必须得用高压锅,七八个人的义工小组在一个NGO里服务。
  
当地的老人和孩子住在乡政府所在地——辖曼,虽然也还有放牧,但各家草地都被铁丝网围了起来,草地被分割成一块块的,“后来有生态老师讲这样不利于草原植被的生长,草地会被过度放牧,草地会渐渐退化。”
  
这个NGO 并没有像最初杂志信息里讲得是植树种草,因为沙地种草被几家民营企业义务治理,陈飞扬跟伙伴做得比较多的是草原上的垃圾处理,比如收集饮料瓶、塑料包装物、电池等,那时白色污染已经出现了,但这个工作并不好做,面临着气候、文化隔阂、资金等方面的问题。
 
同时,他们也做资助贫困牧民家孩子上学的中间联系的工作,比如把需要资助孩子的信息发给内地的捐助者;联系一些内地的学校,接受一些藏区的孩子去交流学习。
  
那个时候最幸福的事是每天都有书看,各地捐助来的书好多,有很多名著。那时的陈飞扬跟另一个女孩儿就睡在图书室里。
  
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这家NGO 组织未能持续发展下去,陈飞扬离开的几年后解散。两个创办人留在了藏区,还娶了藏族姑娘,其他人都回家找了工作,大部分人结婚生子。
  
在阿坝,让她了解了NGO 的运转,没有基金会的支持,项目就可能随时中断,做公益事业光有热情是不够的,只有自己具备一定能力,才能真正帮到别人。
  
2005 年3 月,陈飞扬回到了家乡,在家乡找过两三份工作,都不太理想。
 
(后续故事请看<我的成长与思考二>)
 
 
 
 
 
 
(责任编辑:富平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