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家政
家政客户信箱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安贞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海淀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崇文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东直门店
富平家政联系方式
客户服务:
400-688-1330
投诉专线:
栾经理13611047569
微信:

内地“菲佣”真的开放了吗?

来源:富平家政    时间:2017-09-08 11:52    点击次数:

        来源:上线时间

        有菲媒日前报道称,中国五大城市有望开放菲佣,月薪可达1.3万人民币,引发民众关注。8月1日,界面新闻求证北京、厦门等多地家政协会,对方均表示未接到“开放菲佣”消息。
 
  日前,菲律宾媒体援引菲劳工部副部长杜米那的话称,中国大使馆官员与劳工部讨论将菲佣部署到中国包括北京、上海、厦门在内的五个城市,双方正在研究每月支付每名受聘菲佣10万比索月薪(约合人民币1.3万)的可能性。
 
  该报道还称,中国代表团将于9月访问菲律宾,进一步就中国开放雇佣菲佣的问题进行协商。此外,杜米那表示,等待九月与中国代表团会面的结果以确定何时开始部署。
 
  在家政行业中,作为“全球知名品牌”的菲佣享有较高的声誉,但据我国《出境入境管理法》规定,“外国人未按照规定取得工作许可和工作类居留证件在中国境内工作的属于非法就业”,国内的菲佣一直处于法律灰色地带,被称为“黑工”。
 
  此次,菲媒报道中国五大城市有望开放菲佣的消息也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雇佣菲佣真的可以开放了吗?目前中国城市是否具备开放菲佣的条件了?
 
  多地均未接到“开放菲佣”通知 广州已提前准备
 
  中国五大城市“开放菲佣”的消息在持续发酵,一些中介甚至开始炒高菲佣的价格,但中国和菲律宾官方至今依然未发布任何相关的消息。
 
  据环球网消息,《菲律宾星报》在报道中提到“将菲佣部署到包括北京、上海、厦门在内的五个城市”,但该消息模棱两可,另外两个城市未被提及。
 
  8月1日,界面新闻记者联系北京、广州、深圳、厦门等城市的家庭服务业协会(下称家协)求证,上述城市的家协均表示,没有接到关于“开放菲佣”的任何通知,而此前上海市家协亦对媒体表示,政府部门并没有出台相关政策的准备。
 
  “国内城市是否开放菲佣,需要等待官方权威发布”,深圳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陈任杰说,但未来推动外佣服务是一个趋势所在。
 
  去年,公安部正式批复同意广东省的16项出入境政策措施,其中一项是允许全省范围内外籍高层次人才和港澳台高层次人才聘雇外籍家政服务人员,满足其家庭生活需求。
 
  陈任杰表示,随着中国的发展,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高层次人才流动越来越快,符合条件而且有能力的家庭,聘请外佣或将成为可能。
 
  而在广州家政市场,曾一度做好了开放外佣的准备。2016年2月,国务院开展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包括广州在内的十个城市、五个区被列为试点市、区。
 
  “当时在相关领导的带领下,广州完成了聘请外佣管理方法、涉外管理合同、涉外家政企业资质等级评定标准、涉外平台等准备,基础性的工作也陆续完成”,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说,不过由于国家政策还未放开,聘请外佣的后续工作也被暂时搁置。
 
  开放菲佣或利于家政行业发展 但需理性看待
 
  《菲律宾星报》报道称,中国人要雇佣菲佣的原因,其中的一个方面是菲佣的英语水平较高,对孩子的家庭教育有帮助。
 
  陈任杰认同这种说法,他表示,菲佣主要从事家庭清洁、家庭家务料理,家务服务的职业标准比较明确。其中,开展英文教育是她们独特的优势,能提升家庭成员的英文水平,了解国外文化,在家庭育儿方面比较受青睐。
 
  “如果未来菲佣合法化,能满足我国家政市场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菲佣的标准化专业程度较高,人员的流失率比较低,对于家庭来说也是一个保障。”陈任杰说。
 
  莫小英也认为,未来开放菲佣是一件好事,对家政行业整体素质的提升有帮助,菲佣进入之后,让国内的家政从业人员知道,要想在行业中发展就必须提升自己的职业道德修养、职业操守等各方面的素质,有压力就有动力,能起到一个良性竞争的作用。
 
  不过,陈任杰也提醒,虽然菲佣口碑不错,但民众也要理性看待菲佣,国内雇主的情况比较复杂,需求也是多样化的,如月嫂、养老护理员、育婴师等都要有一定的专业水平技能,在这些方面菲佣不可能替代国内家政从业群体。
 
  香港开放菲佣30多年 有何经验值得借鉴?
 
  1970年代,香港由于家政市场的缺口大,开始允许外籍人士来港从事家政工作,随着香港经济的腾飞,菲佣、印佣逐渐在香港受到广泛欢迎。
 
  而近年来,不少菲佣利用香港作为跳板,流向了内地城市,他们多成为了“黑工”。莫小英表示,按香港法律规定,若菲佣无法在雇主的家庭继续工作,就要先回菲律宾,再入港工作,要是离开雇主家直接到内地城市工作,身份就不合法了。
 
  另外,还有一些雇主是企业家,自己有企业,将菲佣以员工身份带过来,旅游签到期后续签不了,也成为了“黑工”。
 
  香港开放菲佣30多年,积累下了丰富的经验,如果内地将来开放菲佣,香港或将成为内地借鉴的对象。

        “香港的外佣聘用、管理等各方面有着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陈任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香港的工资水平有指导价,一般不会浮动特别大,而且香港国际化程度比较高,外佣就医、医疗保障、职业险种等都比较完善。
 
  陈任杰指出,香港制度完善,有雇佣法和劳工法规定了外佣享受的权益和应尽的义务,国内如果开放外佣,需要建立健全外籍人士入境之后的管理、权责关系、利益保障等。
 
  其次,香港和菲律宾的文化存在一定趋同性,但菲佣在中国内地则需要引导。未来如果菲佣到中国内地来,针对中国生活、文化特征,引导菲佣融入也成为一个关键环节,需要在饮食习惯等多方面进行培训和指导。
 
  “如果开放菲佣,准入门槛如学历要求、签证发放、劳动所得是否归入纳税范围、商业保险覆盖等问题必须得到解决。”陈任杰说,在签雇佣合同之前,雇主的情况也需要明确,如家庭情况、收入结构、存款否能维持外佣的开支都需要明确,在香港这些都有明文规定。